七十多歲的二舅媽六月底的早上在家裡突然昏倒,面部猛烈撞擊桌角,被家人送往醫院,再加護病房觀察三天後宣告不治死亡。確切的死因是心肌梗塞。當我聽到這個消息真的不敢相信。雖然我們這些小孩長大後不常去南部探望舅舅和舅媽,但是她在我的心中一直留著一個很好的形象。

 

記得五專放假時,跟媽媽去台中祭拜外婆順便到住在舅舅家,她們家那時是開早餐店,一大清早舅媽看到我就問我要點什麼東西儘管說,讓表嫂做給我吃,表嫂在我點完餐後馬上幫我做了一份早餐,順便倒了一杯紅茶,早餐吃畢。該要坐車出發去祭拜外婆。二舅媽就問:有沒有喝紅茶了。我說:喝完了,她馬上叫表嫂再加滿,我說:可以了!我已經吃飽了。她說:再加滿,再加滿,可以拿到車上慢慢喝。在她的堅持之下,紅茶杯又再加滿(老天爺阿!我真的好飽) 這是在我生命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場對話。

 

老媽從小跟第二舅舅最親,有時回去台中去探望大家,舅舅和舅媽總是大包小包的要我們帶回一堆農產品,滿到後車箱都沒地方放。他們兩老對人真的是非常的熱情與慷慨。二舅媽身高一百五十幾公分小辣椒一個,個性大喇喇又樂天,對人從沒算計總是無私的付出與關心。我從來就沒想過她會那麼早就離開人世,我想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老天爺是這樣的安排,她連後事都來不及交待。聽表哥說她以前就有心臟與心血管方面的毛病,但諱疾忌醫加上這毛病也從沒造成生活上的大礙也就一直拖著沒去看醫生。突然辭世最不捨的就屬她的兒孫們了,為了感謝她過去對我的照顧,我跟老妹與艾略特在星期六早上趕到台中給她上個香,希望她能找到歸往西極樂世界的路(寫到這裡,真的很感傷!) 昨天,我也安慰二表哥說:舅媽是在世的時候,修得很好,老天爺也沒折磨她,讓她很快就走了。

 

人都是從娘胎出生,但死的方式卻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我最近覺得心肌梗塞死亡的人是否就是老天爺賜予的恩惠,更年輕的時候,我自己對生的執著與同年齡的人比起來看得很淡,很討厭所謂長命百歲之類的祝福語,簡直就是活得不耐煩的代表。但想想或許我在這個地方有我的任務與磨練要完成,所以應該好好地珍惜當下,而離開人世並非是個人的世界末日,依照宗教的說法,我們的靈魂是不滅的。雖然留在人世的人對親人的離去會難過痛苦,但我覺得以祝福的心情送對方離開是最好的方式,要很高興已故的人已經了卻凡塵俗事,開始另一個未知且美好的旅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H. 的頭像
J.H.

水月世界

J.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